中超重庆队解散:一场足球和规则的溃败

中超重庆队解散:一场足球和规则的溃败

没钱是重庆队解散的最直接原因。几乎所有员工被长期欠薪,最长的已达16个月。

5月24日上午,中超球队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发布公告,宣布球队停止运营并退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

一周前的5月16日,在距离中超开赛还有不到三周的时候,这支球队就已停止了日常训练。在过去3个赛季,这是重庆球员们讨要欠薪的一种常规方法,也是他们作为劳动者与雇主谈判时的最后一张底牌:他们断定,无论是商业公司还是政府机构,都不希望看到球队退出联赛。

另一方面,讨薪者也做出了让步。在5月20日晚间发布的《致社会各界的公开信》中,全体教练和球员愿意“自动放弃2021年4月30日前拖欠的薪水”,并表示只要俱乐部可以提供“2021年5月1日后欠薪逐步偿还的解决方案”,便可以继续参加本赛季中超比赛。

放弃的薪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俱乐部领队魏新在其微博透露,2021年4月30日前俱乐部尚有未付款项5.52亿元,而总共的未支付款项相加则高达7.5亿元。后来他把这条微博又删了。

重庆队陷入经营困境的背后,俱乐部大股东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集团”)也面临着麻烦。最近的一次发生在4月中旬,当代集团旗下的两家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由于涉及挪用基金财产,收到了湖北省证监局的处罚通知。

实际上,最近两年当代集团及旗下的多家公司、金融机构持续展开了一系列所谓“资产瘦身”的计划,不断收缩战线出售资产,意在“聚焦主营业务”。今年3月,公司实际控制人艾路明再次出任董事长一职。此举亦被解读为当代的“纾困之举”。

在国内职业足球领域,遭遇困境的也远不止重庆一家球会。从2020年开始,已经连续有3年出现顶级联赛俱乐部解散退赛的情况,前两家分别是天津天海和江苏足球俱乐部。天海在母公司权健董事长束昱辉被捕后陷入托管程序,在2020年未获得中国足协准入资格;而江苏队则是在夺得中超冠军108天后,由于母公司苏宁集团困境,宣布停止运营。

2021赛季开始前,沧州雄狮、河南嵩山龙门等俱乐部分别通过俱乐部多元化股份获得了新的投资(延展链接:中超临时合伙人)。新入场的投资人往往具有政府或者国企背景,核心思路可以理解为是将当地文旅产业和职业足球俱乐部进行关联。遗憾的是,由于中超联赛连续3年未能恢复主客场赛制、加之中超俱乐部较大的投入规模,股改并没有得到广泛推行。

据《封面新闻》报道,实际上,2021年3月重庆市体育局曾草拟过一份股改方案。方案中,重庆两江新区的国有企业将持有俱乐部60%的股份。而《足球报》的报道同样显示,重庆市体育局曾在去年7月起草过《关于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股权改革相关情况的告知函》。

谈判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以“新金主”身份出现的重庆两江新区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两江置业”),似乎更愿意以赞助商而非股东的身份为俱乐部提供短期的资金支持。按照约定,两江置业将在3年来向重庆队提供1.5亿元资金支持。

从股权结构观察,两江置业由重庆两江新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后者亦是正在修建的重庆龙兴专业足球场的业主方——重庆两江新区龙兴工业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大股东。龙兴专业最球场原本是2023年亚洲杯的比赛地之一,造价接近20亿人民币。据《人民网》报道,两江新区希望发展足球、马术、水上运动等,打造“国际化体育高地”。

上周公布的亚洲杯易地办赛,或许是打击两江置业在职业足球领域投资投资热情的重要原因,本年度承诺的5000万赞助资金未能在5月24日到账,俱乐部最终做出了退出中超联赛并解散的决定。

对于球员来说,接下来的讨薪之路一定将变得异常艰难。这也是中国足球由来已久的顽疾。

首先,从法律角度说,现行《体育法》并没有对此类纠纷有明确的条文参考,只是规定“体育仲裁机构的设立办法应由国务院另行规定”,这就造成了各体育组织内部的仲裁委员会实际上并不具备法律层面的的强制执行力,因此大部分经济纠纷存在大量三不管、踢皮球的情况。

这其中也有为数不多的胜诉案例,如2020年5月辽宁足球俱乐部解散后的系列球员讨薪案。2020~2021年期间,辽足球员先后经历了3种不同的诉讼方式——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内部仲裁、辽宁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劳动仲裁、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和平区法院)诉讼,才得到了受理和裁决。但由于讨薪主体不清晰、俱乐部面临破产,得到胜诉判决的球员们实际还是很难真正讨回薪水。

其次,从实际操作层面来看,球员在讨薪时还有大量超越法理的“人情考量”。一位曾从事国内足球经纪业务的圈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在这个圈子里,会哭的孩子反而没有奶吃。欠薪是这两年国内俱乐部的常态,球员一般会考虑到俱乐部“也不容易”,“因为最后撕破脸皮了,也没有不欠薪的地方可去”。

某种程度上,这样的现象也导致了圈子文化超越了商业常识,给欠薪寻找了一个荒唐的合理化身份。

最后,作为行业监督者的足协也没有能在个体和组织这样力量悬殊的对抗中提供足够的安全感。曾经严格要求的“欠薪一律不得获得联赛准入资格”规定,在这个赛季开始前被打破,改为“允许在约定时间里分批次解决过往欠薪问题”。而今日宣布退出联赛的重庆两江竞技,也在欠薪16个月的情况下获得了联赛准入。

▲几乎在全年欠薪的情况下,2021赛季重庆队在韩国教练张外龙的带领下成功保级。

下一步该如何走呢?对于俱乐部和投资人来说,重庆队拿出了1.7亿元的赛季预算,却依然无法持续;而对于球员来说,距离中超开始还剩不到两周的时间,他们还能赶上联赛的末班车吗?

另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一些中冠联赛(第四级别联赛,性质为半职业)的球队老板认为,2022赛季一定有机会低价获得“高水平无业球员”:中超级别月薪2万左右,中甲级别不超过1万,中乙在3000-6000元之间。

济南时报谈重庆队危机:拯救重庆足球也是在拯救中超联赛

直播吧5月19日讯 近日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员工和球员集体讨薪引发关注,《济南时报》体育报发文评论,表示管理者们要发挥作用,拯救重庆足球,也是在拯救中超联赛。

报道中表示:一座位于重庆市洋河四路的建筑近日成为中国足球的焦点所在,这是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所在地,引人关注的不是这栋隐藏在闹市中的小楼如何瑰丽精致,而是那一条条白布下醒目的黑字:“恳请社会各界帮助,保留重庆唯一足球火种。”“我们要生存,我们也要糊口,还我血汗钱。”“为重庆而战义不容辞,欠薪两年青春不再。”“对得起重庆、对得起球迷、对不起家人。”

16个月,这是目前重庆队中欠薪最长的时间,但目前来看,包括俱乐部和球员都无计可施。重庆队的问题并不是个例,而在这命途多舛的第三个赛季的赛会制中超之中,重庆队的命运如何也将成为中超球队生存前景的指向标。

留给重庆足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连续两年中超开幕前上演“逼宫”大戏后,所有人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即便他们最终能够进入赛区,但潜伏的问题不解决,“定时炸弹”终将爆炸。

因此,在忙于中超复赛之时,管理者们有必要正视中超球队的生存困境,不仅需要利用政策施压,也需要发挥主观作用,推动事件进程。重庆一支球队的出路找到了,其他的球队便有了范本,否则,这座沦陷的“孤岛”或将引起更加巨大的海啸,从这个角度看,拯救重庆足球,也是在拯救中超联赛。

功勋主帅李章洙痛心重庆队解散:这是整个中国足球的问题

北京时间5月24日,上午刚刚带完深足训练的李章洙,听到了重庆队解散的消息。这位曾带领重庆队夺得唯一一个全国冠军的教练对凤凰网体育表达了他此刻的感受:

“像重庆这么大的直辖市城市,拥有着很多的球迷,如果外界能给予俱乐部更多的关心与支持的话肯定不会出现如今局面。”

“最终走到如今肯定不是单纯重庆足球的问题,只能说是整个中国足球的一些问题吧。希望重庆足球早日卷土重来。”

李章洙是中国联赛执教时间最长韩国籍主帅,曾执教过前卫寰岛(重庆隆鑫、重庆力帆),青岛颐中(青岛贝莱特),北京国安,广州恒大,成都天诚,长春亚泰;他执教的球队曾拿过中甲联赛冠军、中超联赛冠军、足协杯冠军。

执教前卫寰岛(重庆隆鑫、重庆力帆)四个赛季,在1999赛季和2000赛季两度率队夺得联赛第四,在2000赛季更是在足协杯决赛中以总比分四比二战胜北京国安队,一举夺得当年足协杯冠军,李章洙指导也荣膺当年甲A联赛最佳教练。

2001赛季,重庆队的成绩出现严重下滑,仅以7胜10平9负的成绩,位列联赛第11结束该赛季,李章洙指导黯然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