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运动的发展会是“入奥”还是“NBA”|特约专栏

导语:很少有一个电竞的论题能如“电竞入奥”一样似乎只存在如此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见,双方都经过了缜密的思考理据充分并且足够逻辑自洽。支持方认为加入世界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运动会是电竞获得大众认可至关重要的一步,作为另一个电竞大发展的重要契机必须不遗余力,反对方则认为在电子竞技如此庞大的参与者基础下,这一步毫无推动作用,奥运会是在“蹭热度”,何必看人脸色。我曾经是站在中间的少数派,无法选择持方,在试图理解奥运会究竟是什么的过程中,试图为自己选出一个持方。

本文系投稿,如果你也有稿件想在人民电竞发送的话,请点击这里,查看相关要求。

奥运会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历经31届夏季奥运会,23届冬季奥运会,“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政治工具中发展为凝聚成欧洲文化输出的强大IP。

在“体育盛会“的维度里,“电竞入奥”并没有什么区别,政治影响,表达政治诉求远大于其他,甚至从项目本身的角度来说,考虑到电竞产品作为电竞活动的载体主宰了这项运动的规则,而主流的电竞项目中国产几乎没有出镜,所以“电竞入奥“还是”武术入奥“国家推动层面的答案非常明显,参与者数量的大小,年龄层次,覆盖的地域等都不在考虑范围,这些恰恰则主宰了电竞作为一项运动在国内发展十几年全部的历史。

虽然《奥林匹克》中特别指出:“以种族、宗教、政治、性别或其他理由对某个国家或个人的任何歧视都与奥林匹克成员的身份不相容。”国际奥委会的职能里写到:“反对将体育运动和运动员滥用于任何政治或商业目的。然而一百多年来,奥运会从未真正摆脱过政治的影响,也数次成为政治工具。

1936年德国举办了柏林奥运会,这届奥运会是成功恢复部分古代奥运会旧制,包括火炬传递,点燃奥林匹克火焰从此成为奥运会最具仪式感的组成部分之一。但现在评价它,最多是“希特勒宣传纳粹德国的强大实力,宣传德国人人种优势。“的工具。

1952年的赫尔辛基运动会后不久,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把台湾列入了国际奥委会所承认的各国奥委会名单之中,中国于1958年声明中断与国际奥委会的关系。20世纪70年代,新西兰与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进行体育交流的行为引发了1976年数十个非洲国拒绝参加有新西兰参与的蒙特利尔奥运会。20世纪80年代在“美苏争霸“的国际背景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的日本、联邦德国、加拿大等国明确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随后的洛杉矶奥运会遭到了苏联与东欧国家的。

“拒绝参加奥运会“、”奥运会“成为国家表明政治态度的最经典的手段之一。

徐济成在一次采访中分享过一段往事:“1988年我去了首尔(第24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又称汉城奥运会),韩国人告诉我,如果他们没有举办奥运会。没有人知道韩国是个什么概念。在奥运会之前,外国人只知道朝鲜战争。”在这里,奥运会成为满足一个国家国际声望提升需求的工具。

从文化内容的角度来说,每一个成功的IP都具备统一不变的精神。“体育“是什么,在中西方文化语境下其实拥有不同的答案,没有”高度统一“,只存在”求同存异“。

奥林匹克运动会发源于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奥林匹亚是一个地名,奥林匹克是祭祀活动,祭祀中竞技的部分被称为“奥林匹克竞技”。古代奥林匹克停办了1500年之后,法国教育学家与历史学家顾拜旦于19世纪末提出举办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倡议。以奥林匹克精神“公平竞争、互相理解、友谊团结”来诠释“现代体育”——一项“维护世界和平”的国际社会运动。“五环”、“圣火”、“四年一届”、“世界范围内的综合体育盛会”组成这场“大型体育盛会”的仪式感。

2005年,我参观了位于北京的中国体育博物馆,工作人员向我指出:“中国现代体育起源于1840年,一支装备精良的海军舰队由英国人派来抵达中国,这是战争的转折点,中国从封建社会转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体育就此引入中国。”

对于中国而言,“体育”无疑是一个舶来品,起点是被迫输入的文化。从奥运会走出来,把体育还原为运动来观察,一个活动如何发展就有了不同的方案。

中国传统文化里,始于汉代,兴盛于唐宋的“击鞠”与马球有太多的类似,“蹴鞠”很像足球,第4届奥运会起,起源于英格兰的足球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马球曾4次作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击鞠”也好,“蹴鞠“也罢,都没有在中华民族的文化体系里被定义为”体育“。

文化活动里,只有”文“、“武”之分,“武”是否通“舞”存在争议,“武术”是传承于古代战争的技术,“舞剑”与“击鞠”、“蹴鞠“一样更多地是文化娱乐表演活动。

“体操”、“角力”在古希腊被列为教育内容,打猎、游泳、爬山、赛跑、跳跃等活动在17—18世纪被列入西方的教育,在西方,体育文化在教育活动里形成发展。2000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体育概论》里定义中国体育:“最早见于20世纪初的清末,对幼儿进行全面教育时说:‘保全身体之健旺,体育发达基地‘,以此进行身体的养护、培养和训练等身体教育过程。“

奥林匹克运动的领导机构国际奥委会,在各种国际组织中显得与众不同的同时保持着欧美文化IP与规则的传统。2001年北京申办奥运会时,123名可以参与投票的奥委会委员中,接近一半的成员是欧洲人,美国籍成员4名,中国籍成员4名,相对应的,奥委会将近70%的运作资金是由美国的企业提供的,而后,2008年北京公认非常成功地举办了第29届奥运会。

电子竞技对于中国,更大的意义在于这是一种输出的方式,建立在高科技设备的操作上的综合能力的展现,通过优异的成绩,还有围绕在“武无第二”产生的所有内容共同完成的统一精神传达、“竞技精神“是共同的,与获取商业价值也不冲突。

运动在近代欧美100多年发展演变形成两种熟知的模样:以奥运会为代表的国际性综合运动会,以NBA、NHL,欧洲五大足球联赛为代表的的体育商业赛事,商业活动是一门生意,核心是观赏性,用“好看“获取商业回报。当腾讯在2015年花5亿美元买下NBA独家数字媒体转播权时,所有人都把原因归结于视频网站赛道内容争夺战的高溢价,这个价格是否合理在后来乐视的故事里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验证,5年后,腾讯的续约价格变成了5年15亿美元,不包括NBA在央视和百事通上售卖电视转播权的收益,超过了体奥动力2015年买下中超时的10年110亿元。NBA这个商业赛事在中国就是这么赚钱的。

两种形态都对中国电竞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包括体育进入中国的本土化发展展带来的,“竞技精神”、“爱国主义”、“商业价值”。

奥运会对于中国观众,更多的是赢的渴望加上摆脱“东亚病夫“形象的舞台,这本身与奥运精神并不统一,但女排,乒乓球,体操,跳水等项目上的优异表现以及在跨栏、足球、篮球等项目上的突破,都是一次爱国情绪的凝聚与爆发的时间点,这一部分的情绪我们在观赏NBA里很难获取。

另一个事实是,科比的离世远比好莱坞导演的离世带来了更大范围的悲伤情绪,运动文化的核心是人类挑战身体极限“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行动与表现,相比更具地域特色的好莱坞电影工业的产品更容易达到精神的传达。

人种的不同决定了不同的人群对于运动有各自的擅长领域,这是一个被普遍验证的客观事实。

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何慧娴女士(她也是电子竞技纳入体育项目的推动者与宣布者)曾表示:“中国人在直接竞技的比赛中的表现并不好,用网隔开就更擅长一些。“一位知名的体能训练专家向我表述了类似的观点,这位学者擅长的的领域是战术格斗体系训练与体能康复,他表示:“体能包括六大素质:力量、速度、耐力、应激、平衡和柔韧,东亚人在耐力、应激、平衡和柔韧更具有优势,西方人在力量和速度上有优势。在西方人垄断话语权的状态下,东亚人擅长的项目里受到了不公平的规则对待,乒乓球换大球,甚至呼吁奥运会取消乒乓球项目。”他说他不了解电竞但是,“我们不能停留在几千年前战斗体能衍生出的奥林匹克蛮力时代,在体能必须与工具、科技结合越来越紧密的现在与未来,东亚人自然会占据优势,把操控机器换成操控战斗机器人依然强大,但前提是我们要有战斗机器人。”他的观点在世界军事大赛上得到了了验证,中国人在负重跑等项目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也在电竞赛事上得到了验证。

在各自擅长的领域挑战人类身体的极限,用竞技作为交流方式验证成果,都需要付出代价。为了通过申办并举办北京奥运会,中国付出了包括数百亿美元经费支出的代价,获得了国际声望的提升等等,每一届奥运会的申办城市都如此,经济效益并不突出甚至不是成功与否的考量指标。每一届奥运会的项目选择也一样,其实也是一场国际话语权的争夺,项目的入选与淘汰背后展现的都是国家综合实力展现的一部分。

包括NBA、欧洲五大联赛在内的商业联赛的成功更多的是经济效益的表达,更多的投入,更精彩的对抗换来版权的溢价,收入的增加。 “如果没有了耀眼的明星、精彩的比赛,以及随之产生的讲不完的故事,那么任何天价合同或是赛事开发都将没有意义。”体育赛事的商业逻辑相比较明显带有政治色彩的奥运会运行逻辑简单地多,这是国内电竞发展的两个不同答案。

奥运会发展了一百多年后正在期待用改变获取更持久的生命力,电竞在期待大众认可的同时希望获得更大的商业价值,改变每天都在发生。

结语:奥运会作为全球最大的综合体育活动,欧美运动文化的集大成者,渴望、需要电竞入奥并不仅是想要在国际舞台上展示成绩的优越性。在欧洲人拥有几乎半数投标席位占据话语权的国际奥委会,在反组织牢牢掌控在美国人手中时制定规则的环境下,电竞的入奥代表着在体育领域中国占据话语权,主导了一些规则的制定。电竞的商业之路也同样重要,竞技精神是在全球范围内能够引起广泛共鸣的文化现象,电竞是全世界青年共同的沟通方式,NBA模式在中国获得了包括商业在内的巨大成功,对电竞在欧美取得同样的成绩,我们保有期待。核心的核心还是“耀眼明星,精彩的比赛和随之产生的讲不完的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